Yuki_弱酸性优等生

好可爱ww

扇子♤:

偶尔混乱邪恶一下
摸了个小片段,堀川x物吉的邪教
当然最后还是兼堀哒
【我没爬墙!真的!不要取关拉黑我啊!】


“堀川前辈!”
听声音就知道是那孩子又来了,正在锻刀装的堀川国广回过头, 对物吉贞宗露出温柔的笑容“今天出阵又遇到了什么问题吗?”
“嗯……侦察的时候,索敌失败了呢。”
“没关系的,多做几次畑当番,侦察值加上来就好啦。”
“还有……今天也没有拿到誉。” 物吉贞宗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,心情很是失落,作为最晚来本丸的胁差,明明已经很努力了,但还是无法赶上大家的步伐。
堀川国广轻轻揉了揉小胁差卷翘的短发“以后多和打刀二刀开眼,就很容易抢到誉了。”
“堀川前辈……”
“别难过啦,这个送给你。” 堀川国广把刚锻好的金色弓兵递给物吉贞宗“带个远程刀装,战斗也会更轻松一些。”
“谢谢您,堀川前辈。”
“不客气,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哦。” 作为本丸第一把满级的胁差,堀川国广一直以来很关心这个后辈。
和泉守兼定来找堀川国广的时候,正好看到物吉贞宗从刀装锻造室出来,手里捧着的那个金色刀装,没准儿又是国广给的,这让和泉守兼定莫名地烦躁。
“国广,那个新来的胁差,和你走的太近了吧?” 和泉守兼定从身后抱住堀川国广。
“嗯?兼先生是在吃醋吗?” 堀川国广笑了笑,锻造刀装的手却没有停下来。
“我,我怎么会和小孩子吃醋呢!”
很少能见到兼先生吃醋的样子呢,这让堀川国广更想撩拨几句“看年龄的话,兼先生才是最小的嘛。”
“喂,国广!”
“好啦好啦,兼先生,这个金投石兵给你,别生气啦!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审神者:你看这个结局行吗?
兼桑:勉勉强强吧
审神者:那你能把刀放下了吗?
兼桑:行,该换后藤了
审神者:"(ºДº*)不要啊我错了还不成吗?

奇人共赏。

我不开车:

关于刀剑pa商用再次深表歉意

本来想等Q方先发布的

怎么都没有人信是自己的想法,现在鞋也可以撕,天,吊带袜和英伦小皮鞋不是最常见的吗?矢量图形叠加也能跟其他的刀对上,护甲上不能心血来潮加花纹,动作我潜意识的就那么画了,如果你们硬撕动作我真的无话可说。
说我思路怎么跟刀剑100把刀元素一样的,刀全部是武士刀啊,一个一个逼问设定背景是那个时代有什么想法,看图啊
另外店家我是退款了,我们已经说好了,只不过我刚睡醒就被lof拉过来怼,行吧,爱怎么说怎么说
现在的所谓的实锤图做到开始疯狂翻设定集来跟我画的衣服比对了,一开始只有动作衣服,现在已经发展到鞋子上画根线,画个护手,画个领子也能找出来与他们设定集上相似的元素
为什么要费劲跟你们解释,评论被lof吞了怪我删评论,没上线回复说我不给解释躲起来,各位正义小战士义愤填膺,我一个人百口莫辩,说的多了反而还层层漏洞,你们一口一个理智,做出来的事情确实如此的可怕,你们眼中的抄袭定义到底是什么呢?

土豆菌在画画呢:

🎨为阴阳师比赛画的茨木童子😆 貌见桥梗

🌟传说茨木年幼时,在某日夜晚在湖畔溜达,过桥时发现自己在水镜中的倒影呈现出鬼相,便顺从了命运的召唤,抛弃了人世,回归到大江山中,从此与酒吞过上了没羞没臊得幸福生活。 那做桥也被名为貌见桥

蛤蛤蛤美貌锦鲤!

八里八里:

转发美貌锦鲤期末不挂科呦(๑•́ωก̀๑)